FC2ブログ

我思故我在

愛情無關對錯,只在是否最後能牽穩那隻手,共度一生。
12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2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B(-) | CM(-)

[白黒]You are my faith 3 (重新編輯版)

相關設定:http://tgfugenjp.blog84.fc2.com/blog-entry-125.html


3

那些能為百般無趣的生活添加一絲不平凡的永遠都是一些自己預期不到的小事。

坐在庭院中無聊的仰望著波光粼粼的海面,現在的魯魯修十分能夠體會這句話的真義。

自從那個被他稱為人生最糟糕的日子之後,他已經有三個月沒有跑出宮過了。
一方面是因為那天回來之後被利巴爾用苦苦懇求的眼神拜託自己再也不要有這種徹夜不歸的行為,另外一方面也是因為母親的禁令。

『雖然我也不想干涉你太多,不過必要的反省還是必須的。』

如此笑著的母親之後便頒出了三個月不准魯魯修離開宮殿的命令。

事實上對魯魯修而言出不出宮其實並不是那麼重要,畢竟出宮對他來說也只是打發時間而已。
只是最近似乎有什麼東西變得不一樣了。
 


魯魯修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心中確實有什麼東西產生了變化,然而那種莫名義樣的情愫究竟該被歸類為什麼樣的感情他並不知道。

但是每當有那樣的感情出現時,他就感到心中有種逐漸被什麼東西填滿了似的。

『下次再見吧。』

「樞木…朱雀…」

只是念出那個人的名字就讓他感到唇上一陣發熱。

『這是謝禮喔,魯魯修。』

『下次再見吧。』

那個男人當時笑著對著自己說的離別的話語,不是永別而是再見。

真是個充滿自信的傢伙…他到底是從哪來哪種一定能夠再見面的信心的?
這麼想著的魯魯修才突然發現到最近自己腦袋裡裝著的淨是那個男人的事。

「…可惡…快點從我的腦袋裡消失吧…」

「魯魯!你果然又跑到這裡來了!」
「夏、夏莉?!」

被身後突然傳來的聲音嚇了一跳,魯魯修反射性的回過頭,發現夏莉和米蕾兩人站在走廊,和兩人一起的還有一臉抱歉的娜娜莉。

「對不起…哥哥…是我告訴夏莉還有米蕾你在這裡的…」仰起小小的臉龐,深怕兄長因此不悅的娜娜莉聲音中帶了點緊張。
「但是最近哥哥一點精神都沒有…所以我想說如果和大家在一起的話是不是能夠讓哥哥打起一點精神…」

「我並沒有生氣喔。」笑了下,魯魯修站起身移動到娜娜莉面前蹲了下來,並輕吻了下她的額頭。

「娜娜莉是因為擔心我吧,我反而還應該說謝謝呢。」
「哥哥…」

「不光是娜娜莉喔,包括我們兩個在內的所有人都很擔心你喔,魯魯修。」
「會長…」

會長是米蕾的外號,因為她老是喜歡舉辦宴會或團體聚會之類的活動,因此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就有了『會長』這個稱呼。而魯魯修則因為老是被抓去當作米蕾的助手,也因此有了『副會長』的外號,不過會這樣叫他的也僅只米蕾而已。

「雖然說平常你就經常心不在焉,但是最近發呆的次數也太多了吧?」
「我哪有…」
「別想逃避話題喔,我和夏莉可是把你的行動都看得一清二楚。」米蕾邊說邊推了推一旁正看著魯魯修發呆的夏莉,「對吧?」
「啊?耶?別、別把我算進去啊!我、我才沒有、一直看…看…」

聲音越變越小,最後夏莉漲紅了一張臉,丟下一句「討厭我不管了啦魯魯這個笨蛋」的意味不明的話便離開了中庭。

「…那傢伙到底怎麼了…」雖說兩人從小就認識了,但是最近夏莉越來越彆扭的言行舉止讓魯魯修也經常搞不清楚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而看在一旁的米蕾眼裡則只能忍不住的嘆了口氣。

「抱歉,娜娜莉,我和魯魯修有點事要談,妳能先和夏莉一起回去房間嗎?」
「嗯,我知道了。」點點頭,娜娜莉同時朝著魯魯修的位置笑了笑。

「那麼我先回去囉,哥哥。待會請和大家一起來喝茶喔。」
「我知道了。」

看著逐漸遠去的娜娜莉,魯魯修一直到已經完全看不見娜娜莉的身影了才開口。

「說吧,到底是什麼事?」
「啊啦,對我用這種態度可以嗎?魯魯修。」面對魯魯修的漠然,米蕾早已習以為常。她笑著搭上魯魯修的肩,並小聲的在他耳邊說著。「小心我把你的秘密告訴娜娜莉喔。」

「什、什麼秘密!我哪有什…」
「『朱雀』。」
「你怎麼…!」

查覺到自己不小心說溜嘴的答案,魯魯修趕緊遮住嘴巴,但是臉上迅速染成一片緋紅的樣子卻讓米蕾全數補捉進眼底。

「喔…這個景象還真有趣呢…」米蕾瞇起眼,一臉不懷好意的笑著看著魯魯修。
「…算我拜託妳了會長,這件事請妳不要跟其他人說。」自知不可能贏得過米蕾的魯魯修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

「可以啊。」

米蕾意外爽快的答應讓魯魯修錯愕的抬起頭望著她。

「不過做為交換,你要把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通通告訴我。」

啊啊果然…心裡想著天下果然沒白吃的午餐這句話的魯魯修正思索著該從哪個部分開始說起的時候,米蕾的聲音再度傳來。

「或者你要是覺得整件事情敘述起來太長了,那就告訴我『朱雀』是誰也可以。」好不容易捉到魯魯修把柄的米蕾笑瞇了眼。「能夠讓魯魯修在發呆的時候會無意識的喊出名字的人,肯定是個有趣的傢伙!」

「…會長,其實妳只是在尋我開心吧。」
「嗯,是啊。那又怎麼樣?」
「…不,沒怎麼樣…妳高興就好…」

笑了笑,米蕾上前輕輕的給了魯魯修一個擁抱。

「你這個人就是太會把事情都藏在心裡了,什麼都不說的話只是會讓別人更加擔心而已喔。」
「…謝謝妳,會長。」

魯魯修一直皺著的眉頭此時也微微的鬆開了些。雖說米蕾的任性經常讓魯魯修和利巴爾傷透腦筋,但是她這種純粹的溫柔卻也一直這樣帶給他們意想不到的溫暖。

「感激我的話就快告訴我那個人是誰吧!」
「…說來說去還是這件事嗎…」然而這種比翻書的速度變得還快的態度至今仍舊讓魯魯修無法招架。

「…他只是我那天出去的時候碰到的傢伙其中之一而已,只是因為名字很特別所以就記住了。」
「哈?就這樣?」
「就這樣。」
「…但是光是這樣就能讓你現在都還念念不忘嗎…」米蕾再度瞇眼盯著魯魯修,「就算全天下的人都相信了,我米蕾‧阿什弗德是不會信的!」

「…我還有事先走了,娜娜莉那邊幫我說一下抱歉吧。」不想被繼續追問下去的魯魯修隨便找了個理由,便留下了一臉不滿的對著自己大叫的米蕾快速的離開了現場。

說出來其實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依照米蕾的個性肯定會將現在就連自己都還搞不清楚的事情弄得天翻地覆。

到時候要是自己浮上海面又救了人類的事情被發現了,免不了又是一次更嚴厲的禁足。

只是那短短不過數十分鐘之中發生的事,在這段時間內不斷的在腦中清晰的重複播放又播放。
就算想忘也忘不掉,那份突如其來直到心底的衝擊。

伸手撫上自己胸口的位置,魯魯修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正在逐漸變快。
就連呼吸也是不斷的變得急促,彷彿像是在被什麼東西緊緊追趕似的。
接著有種溫暖得讓人不由得感到安心的感覺,緩緩的慢慢的侵入了內心最深處。

或許再見到那個男人一次的話就會知道什麼也說不定。

他低下頭思考著。

如果以人魚的姿態頂多只能每天浮出水面一段時間,但是那個人會不會到海岸邊又是另外一個未知數,依照他曾經在書上看過的,男人的地位並不像是能夠有什麼空閒經常跑到海邊來的樣子,萬一長久這樣下去被母親發現了,下次再被禁足可能就不是三個月而已了。

而最好也最不可能實現的方法,就是暫時變成人類到陸地上直接去找他。
憑自己的能力要找到那個男人基本上就只是小事一樁,說不定不到一天就能夠發現對方了。

不論如何只要是能夠趁早把這件事解決的方法都是好方法。

「…但是可以的話真不想見到那個傢伙啊…西海的魔女…」

一邊想著,魯魯修的臉上同時露出了嫌惡的表情。

【 2016/01/19 】 テキスト ギアス - You are my faith | TB(-) | CM(0)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