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我思故我在

愛情無關對錯,只在是否最後能牽穩那隻手,共度一生。
12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2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B(-) | CM(-)

[艾利/利艾]談個戀愛都趕著去死

*兵長中心
*微近期劇透(51-53)有
*利艾或艾利皆可
*おまけ有


以上了解請往下進本文。
 
 
 
 

 
 
 
 
「今天之內把這個寫出來。」


進入調查兵團的一週,艾連像往常一樣的完成里維交代的掃除任務後,被里維叫到辦公室。

坐在被指定的沙發上,眼前放著一本信紙和一套羽毛筆,意味不明的交代讓艾連怯怯的抬起頭,卻只看到交代完任務的長官就像平時一樣翹著腿坐在辦公桌前,享受難得的陽光與香味四溢的紅茶。

「那個…兵長…請問這是…?」
「哈啊?怎麼,我沒和你說過嗎?」
「我想應該是沒有…」

里維瞄了一眼緊張的艾連,「別想太多,就當作是寫一封信給你在只剩一口氣的時候最想見的人就好了。」

「哈…欸?」艾連突然驚覺似乎有哪裡不太對。
「那、那、那不就是寫遺書嗎?!」
「…說的也是,也是有人這麼稱呼這種信件的。」
「什麼說的也是,這種信本來就是遺書吧!」艾連激動的站了起來。
「喂…新兵…你什麼時候學會這麼囂張的態度的…」里維挑了挑眉,單眼射出的凜然目光讓艾連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呃…可是我記得我們在還是訓練兵的時候就已經寫過了,為什麼現在還要…」艾連試著提出自己的疑問,轉移只差一點就要施以調教之刑的長官的注意力。

而這點小心眼想當然爾很快的就被里維識破。

「…算是艾爾文當上團長之後,調查兵團不成文的規矩吧。」深吸了口氣,里維淡淡的回答。「哪個死腦筋的家伙,說什麼多寫一封以防萬一總是好的。」

「是…這樣的嗎…」調查兵團的大人物果然不論哪一個都讓人難以理解啊…艾連至今仍然還無法習慣自己所嚮往的調查兵團原來是怪人聚集的神祕團體這樣的事實。

「那個、對象不管是誰都沒有關係嗎?」
「哈啊?都死了誰還管你這封信是給誰的啊?」
「呃,一般都會在意的吧…」

「…不管你要寫給誰都可以,今天之內把它寫完就對了。」里維站起身,「我現在要出去一下,你就待在這裡把信寫完,今天做完這件事就可以了。」

「欸?」看著已經整裝完畢走到門口的長官,艾連一時半刻還沒反應過來,里維的下一句話讓他意識到長官不需多加言喻的溫柔。

「我在這裡你也寫不出來吧?」
「嗚…」



目送著里維離開房間後,艾連將注意力集中在今天的任務上。
他拿起羽毛筆,凝視著空無一人的辦公桌許久之後-


「…不管會變成怎樣,我都不負責喔。」


****


在跟艾爾文討論完下次牆外調查的內容,里維回到城堡的時間已經是晚上九點以後的事了。

由於還有些公文要處理,交代完部下將晚餐送到自己房間,里維繞道往辦公室走去。

因為是艾連,所以交代過的事務類的任務其實都不需要太擔心,不過還是要親眼做過確認後才能放心。

里維打開門,點上油燈,一封背面朝上,信封已經封好的信件平整的擺在自己桌上。
他點點頭,反射性的將信件翻到正面想確認對象,而收件人的名字卻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雖說也是有那麼一絲可能性,但是他倒是真的沒有預期會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在信封上。

話說回來,如果艾連寫給其他人的話,他或許還會更不知所措吧…

里維扶著額頭,突然覺得自己真是病入膏肓了,居然會被一個小自己將近一輪的少年影響到這種程度。
還是個突然之間就會巨人化的奇怪小鬼。

還是自己負責監視、隨時必須立即斬殺的高危險對象。

里維對於情愛這樣的感情一直是不太在意的,並不是沒有興趣,而是這樣的感情既無法創造任何的附加價值,結果也只會降低戰鬥中的生存機率,所以他一向對這種事情是不放在心上的。

生理需求什麼的,真的有需要的時候只要到城裡隨時都能解決。

但是艾連‧伊格爾的出現讓他開始有了一些不同的想法。

一開始他也認為自己只不過是同情,但是即使是同情應該也不至於就會隨便跟對方上床。
更何況對方還是男人,是個未成年的就連毛都還沒長齊的小鬼。

到目前為止他還沒辦法很具體的理解自己的這種感情是從何萌生,但是唯一一點很清楚的是,只要不是臭小鬼開口,他就不會主動放手。
說是沒有原因的占有慾也好,沒有意義的固執也罷,里維想要的就只有一個人。


那個除了驅除巨人這個信念之外就一無是處的艾連‧伊格爾。


想著想著,里維開始對艾連那封信的內容有些在意。

他拿起信封,試著用油燈看看能否看出些許內容,而在了解到自己的行為有多愚蠢之後,他羞愧的差點用立體機動跳出窗外找個地洞把自己埋起來。

果然還是得把信封拆開了嗎…他想。

就在幾經掙扎之後,里維最後仍舊拿出了拆信刀,將封口漂亮的劃開,拿出那張好不容易折成三等份的白色信紙,閱讀起青澀少年用心寫給自己的最後的話。



而這封信就在里維看完的三秒之後隨著那不明所以的害臊羞紅一起成為人間最強的劍下亡魂。


****


吶,兵長。

雖然說是最後,但是我還是有個心願希望您能幫我實現。

對您來說,或許是太過殘酷了一點,但是這原本就是當初我加入兵長麾下的條件,所以是否還是可以拜託您呢?

如果有一天,我的存在已經威脅到人類的存亡的話,可以請您親手處分我嗎?
可以的話,我希望是由兵長來結束我這微不足到的弱小生命,那會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事。

里維兵長,可以的話是否可以再答應我的另一個願望呢?
是的,這依舊是個很自私也很自我中心的要求,但是我希望您能好好的活下去。


兵長您實在是太溫柔了。

總是一個人默默的背負起了那些在戰場上來不及救贖的同伴的姓名與還來不及過完的生命,一個人承受著那雙羽翼早已承載不了的鮮紅,明明就已經負荷不了卻還是靜靜的將那些個必須由誰來承繼下去的意志全數囊括。

就連對待我這樣得讓人厭惡的怪物也都是如此溫柔。

也是因為這樣的您,才會是這個世界上讓我最放心不下的存在。

如果我不在了,您還會不會好好的打理自己呢?
每天早上能夠自己準時起床嗎?
三餐能準時正常得吃嗎?
會議什麼的能準時參加嗎?

夜晚失眠的時候,又有誰能陪伴在您的身邊呢?

這麼說也許很奇怪,但是我真的很希望您不要到團長或任何人的身邊尋求任何慰藉。
我希望您的特別是我一個人專有的。

對不起,說了這樣的話,讓您感到困擾了吧?

明明就是我拜託您不要有任何猶豫的消除我的存在的,卻又說出這種佔有感十足的話。

我,果然是個不成熟的小鬼啊。

所以,謝謝您願意對我這樣的怪物付出愛。
謝謝您願意對我這樣的小鬼如此溫柔。
謝謝您在那讓人難以成眠的夜晚陪在我的身邊。
謝謝您總是張開那寬闊得讓人敬畏的羽翼保護著我。

對不起,我真的是太任性了。
都到最後了還不乾不脆的向您提出這麼多的要求。

可是呢,里維兵長,不論如何只有這點是我希望您能一定要記得的。
我一直愛著您,深深的、比您所知道的還要更深刻的愛著您。
到了忍不住想將您的一切都刻在肌骨髮膚上的任何一處,與您隨時融合為一體,再也不分開。

是的,我就是如此的深愛著您。

親愛的里維。

所以請你不要哭泣。
你的悲傷將由我全部帶走,最後你只需要將我對你的愛留下就好。

親愛的里維。


我愛你,比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人都還要深愛著你。



****


餐廳的門被一種超乎常人的腳力踹開,磅的巨大聲響使得在場的四個人嚇得跳了起來。

「兵、兵長?」受到長官囑咐,正準備將餐點送到房間的佩托拉首先恢復冷靜,然而面前的長官臉色深沉得讓她只喊出對方的職稱卻就不敢往下問。

「怎麼?只有你們嗎?死小鬼呢?」里維用著像是能殺人的視線掃視了全場,比平時還要再陰沉一倍的聲線讓眾人忍不住打了個冷戰。

「艾…艾連說什麼自己…今天有點累了想早點休息…之類的…這樣…」

「是嗎?」

得到了可能的答案,里維就像一陣旋風般的快閃離開。被留在原地的里維班只能互向對望著,祈禱著大型新人不要被長官大卸八塊到無法恢復就好。


衝下那段又長又迂迴的螺旋階梯,里維來到艾連所處的地牢面前。

「啊、兵……嗚啊!」

艾連連行禮都還來不及,就先被里維用九分力道使出的迴旋踢踹到牆上。

「兵、兵長?!噗哈!!!」咳出一口鮮血,即使只受過些許急救知識的艾連也知道自己此時肯定斷了至少三根肋骨。他抬起頭,只看見里維用著一種比阿鼻修羅的鬼神還要恐怖的表情朝自己走來,雙手還不斷的折著手指。

「喲…死小鬼…你好大的膽子啊…」
「哈?咳咳…我做了什…」


艾連本能的想往後退才想起後面是用堅硬的石磚砌成的牆壁,他試著回想著自己到了做了什麼會讓兵長這麼生氣的事。

然後。「啊。」


「看來你終於想起來了啊…」里維眼露兇光,手指關節也拗得喀喀作響。
「我就好心的讓你自己決定看是要從哪裡先開始好了…怎麼樣?要從這雙寫了難看到讓人頭痛的字的手開始嗎?還是這個一片空白沒半點內容的腦袋?還是你這個連心臟都不屬於自己的豆芽菜身體?」

「等、等等!兵長!那封信不是明明就是你說可以是任何對象的嗎?」艾連‧伊格爾(15),就在被巨人吞食過後第二次感受到生命受到了巨大的威脅,他伸出一隻手,試著傳達『住手』的訊息給眼前幾乎跟巨人化後的奇行種沒什麼兩樣的暴走的長官。

「啊啊,是啊我是說過啊。」里維一腳用力的踹在艾連右臉側的牆上,喀啦喀啦碎下的碎石象徵他現在瀕臨到一個極點的怒火。「但是我可沒說過叫你寫那種肉麻到死的情書啊!艾連!」

「啊…果然是有點肉麻嗎…」
「…我看也不用等你暴走了,現在就在這裡削了你好了…」

「可是,明明就是兵長自己說『當作是寫一封信給你在只剩一口氣的時候最想見的人』的!」不知何時已經克服心中的恐懼的艾連抬起頭直視著里維一瞬間有些動搖的雙眼。

「如果真的到了最後的那一天,如果還來不及把自己的心情告訴兵長的話,我是真的很希望至少能留下什麼東西來傳達我的心意的!」

「…」面對如此率直的告白,人間最強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才好。

唯一能肯定的是,一直到剛才都還像烈燄般猛烈燃燒的憤怒,這時也不知不覺的被澆熄了。

里維默默的收回腳,向後走向離自己最近的床鋪坐下,雙手在唇上交疊,陷入了沉思的狀態。

「…兵長?」艾連試探性向當才為止都處於暴怒之中的里維搭話,而在接受到對方投來示意自己可以坐在他身邊的訊息後,他才扶著牆壁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走到里維身邊坐下。

「…剛才的迴旋踢,沒事嗎?」一陣沉默之後,身為大人的里維先開口了。
「啊啊,現在已經不會痛了。」
「是嗎?你這個力量不論何時都還真是讓人覺得噁心啊…」
「您明明就知道會這樣卻還要問然後再嫌我噁心嗎…」

艾連有時候覺得里維在某些地方上真的很難懂,例如這種天然得讓人想要吐槽的答話方式,而一般來說這時都會受到對方的殺人眼神攻擊,但是取而代之的是成年人意味深長的嘆息與里維難得帶些無奈的口氣。

「艾連…我說你啊,這樣真的好嗎?」
「什麼事?」
「就這樣選擇我這種而立之年的大叔,還是男人,你真的覺得這樣就好嗎?」
「兵長…您今天話真是特別多呢…」
「我本來就很能說,只是懶得說。」瞪了艾連一眼,「比起這個,快回答我的問題。」
「…我都在信裡寫成那樣了,您還是不相信我嗎?」

「你青梅竹馬的那個女生,她沒關係嗎?」

「…為什麼這個時候米卡莎會突然跑出來啊…」這次換艾連覺得有些頭痛了。「里維兵長,您今天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只不過是個死小鬼,不要學大人的口吻說話。」里維用拳頭槌了一下艾連的腦袋。
「你的信,只寫給我而已吧?不用寫給你的青梅竹馬他們嗎?」

「啊啊…我想應該是不用吧。」艾連搔了搔臉頰,露出屬於他這個年紀該有的靦腆。「阿爾敏的頭腦一直都很靈活,所以他總是比我清楚什麼時候該做什麼樣的決定,我想即使到了那一天,他應該也會知道沒有什麼方法了,才會必須走上這條路的。米卡莎的話…雖然會有些難受,但是我想她應該是沒有問題的,畢竟還有阿爾敏嘛。」

艾連隨即又苦笑了下,「只不過兵長可能要辛苦一段時間了…」

「…就跟你說過小鬼不要學大人的口吻說話你是聽不懂嗎。」里維忍不住的又敲了一次艾連的頭。

「好痛…」

艾連眼角泛著淚,揉著有些腫起來的頭皮,然後他偷偷瞄著里維,接著側過身子,伸手抱住那個比自己略小一個頭的成年男子。

「那兵長呢?如果我不在了,又該怎麼辦呢?」

「…你這傢伙就連腦細胞都需要重新鍛鍊了是嗎?」里維的話語雖然是有些不悅,但是卻是有些寂寞的口吻。
「…對不起,兵長。」

「…」

里維什麼也沒有說,只是伸出了手,將靠著自己肩膀的少年的頭壓得更低了一些。

「吶,艾連。戰場上最忌諱的是什麼你知道嗎?」
「是什麼?」
「是不切實際的談論著明天將會如何的這種無稽之談。」
「……」

「為了能夠為所有不可知的未來做好準備,變得比現在更強吧,艾連。」

里維用著沉厚的嗓音說出的話,讓艾連的心臟忍不住的加速鼓動。

啊啊…所以我才會被這個人如此吸引啊…

「然後,你這個問題的答案,等到你變得夠強了我再告訴你。」
「這算什麼啊…兵長您這個答案真是牽強啊…」
「不滿意的話就一輩子都不用知道了。」
「欸欸怎麼這樣-」

里維滿意的聽著少年竭盡所能的任性的抗議,一邊在心裡想著自己很早就決定好的答案。





吶,艾連。

你大概不知道吧,到時如果有必要的話,我是一定不會將你交給任何人的。
我一定會用我的這雙手,送你離開這個殘酷卻又美麗的世界。

所以你什麼都不用擔心,像個孩子一樣任性的對我盡情的撒嬌吧。

這是我唯一能為你做到的事了。

所以,睡吧。
好好的睡吧。

在那個世界裡,你是不會感到寂寞的。



(完)


*後記*

我家的兵長真是恐怖又帥氣呀wwwww
率直又不懂得修飾的艾連君(15)就這樣把長官攻略了真是可喜可賀啊wwwwww
不過話說回來到底誰被誰攻略這就很難說囉呼呼呼XDDDD
至於為什麼一週就可以這麼新婚(?)氣息請不要問我問當事人吧vvvvv (被削)

不過其實我只是想試著寫看看艾連給兵長的情書(掩面)
哎喲寫完之後自己也超害羞的啦怎麼會這樣wwwwww

快結婚吧你們團長快幫這個天然童顏大叔安排公證啊vvvvvvvvvv (你鎮定)

以上,做為回歸第一篇雖然還有點差強人意,不過我會再加油的>/////////<
【 2013/11/26 】 テキスト 進撃の巨人 | TB(-) | CM(0)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