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我思故我在

愛情無關對錯,只在是否最後能牽穩那隻手,共度一生。
03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5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B(-) | CM(-)

[兵長中心]雨天限定

*兵長中心
*微近期劇透(51-53)有
*利艾或艾利皆可
*おまけ有


以上了解請往下進本文。
 
 
 
 

 
 
 
 
那個人的聲音是有一點低沉的男中音。
雖然不是像小鳥般悅耳的美妙嗓音,卻讓人感到無比的安心。

而從最近的相處中,生氣的口氣,發怒的口吻,嚴厲的責備,難以辨別的喜悅,放鬆的語氣,雖然看起來不開心的成分還是占了大多數,但是大致上還是了解了-

這個人,並不是真的像傳言中的冷淡沒有感情。
相反的,他的感情表現比別人還多。

只是很難理解而已。



那麼,這個人又在什麼時候哭泣呢?




雨天限定




艾連‧葉卡小時候的外號,有一陣子是街頭巷尾都知道的愛哭鬼。
動不動就掉眼淚,尤其在母親出外買菜將他寄在附近的亞爾雷特家時,特別容易哭。

但是艾連哭的方式又和一般的孩子不一樣。

他不會大吵大鬧,只會坐在座位上,緊緊的咬著下唇,雙眼發直,斗大的淚珠不斷的往下掉。

大部分的時候只要母親出現,即時的給他一個緊緊的擁抱就好了。
但是偶爾也會有不知道該怎麼停下的時候。

而這樣的艾連開始不再哭泣的時候是在和米卡莎跟阿爾敏,三個人經常玩在一起的時候。

根據卡露拉媽媽的說法是『有了想要保護的對象』,但是阿爾敏一直都不這麼覺得。

艾連的話,只是想要在女孩子面前耍帥吧。


而就在將近十年後再次看到不斷落淚的艾連,阿爾敏突然有種懷念的感覺勝過慌張。



…不過為什麼偏偏是在巨人化的時候啊…



「阿爾敏!你也快點過來幫忙阻止一直哭的艾連啊!」

不知道該怎麼辦的米卡莎,在一片吵鬧聲中,兩手提著半刃刀朝著巨人化的艾連衝去,一邊不忘對著還看著艾連發呆的阿爾敏。

但是在那之前,一個身影早已搶在米卡莎之前朝著巨人艾連的後頸衝去。

「里維!」
「里維兵長!」

兩手毫無猶豫的一揮,艾連的身子馬上出現隨著一片高熱的蒸氣出現。

臉上掛著無名的淚痕。


「嘁,這傢伙又在搞什麼。」里維皺著眉,在米卡莎和約翰隨後跟著衝上來時站到了一旁。
「兵長!腳沒事嗎?」同樣用立體機動跟著衝上來的阿爾敏和克里斯塔緊張的確認。
「啊啊,先把這傢伙拉出來再說吧。」里維收起雙刃,用手指了指身體還有一半跟巨人黏在一起的希望之星。

「里維…不是都跟你說過了完治要三個月,在這段期間要絕對靜養的嗎?」雖然想要優先確認艾連的狀況,但是在人被運下來之前,韓吉也知道現在衝上前只會增加那群孩子的混亂,余是她選擇先朝第一目擊者的方向跑去。

「妳什麼時候開始變的這麼囉嗦的?便秘嗎?韓吉。」
「我才不像某人一樣整天擺著一張大便不順的臭臉呢。」

已經習慣了里維難聽語氣的韓吉只是托了托眼鏡,平淡的回答著。

「那麼到底怎麼樣了?艾連的狀況。」
「…我怎麼會知道。」
「欸欸可是你不是第一個把他拖出來的嗎?!」
「小鬼的事情我怎麼會什麼都知道啊!煩死了!」

里維哼了一聲,並逕自轉身,跳上馬離開了實驗場地的山坳。

這裡是最近韓吉為了確認艾連的堅硬化能力而找到的其中一個實驗場地,也是為數不多離新里維班的小木屋最近的一個。

雖說想要直接回到基地,但是天性與經驗使然的里維還是在附近多繞了一圈,確認過周遭沒有人跟蹤才一邊削除痕跡的返回據點。

雖然這麼做只能避免少數,但是至少還是可以延遲被襲擊的時間。
一切也都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

里維有時候會這麼想,就這樣把這些事情大部份的責任都強壓在這兩個孩子身上,到底是對還是不對?

克里斯塔雖然外表柔弱,但是為了尤米爾也突然變得格外堅強。
相較之下,艾連的精神力就並沒有他像他的行動力一樣的強韌。

對組織來說,這樣的傢伙的存在是危險的。
然而對現在的調查兵團來說,艾連是必須的,不論是為了今後的謎團的判明,或者是單純以戰力上的考量而言。

但是現在光是連要執行計畫都有困難。


手撫上了受傷的左腳,里維的臉色瞬間變得比平常難看一百倍。
雙腿一夾馬肚,他加快速度朝著小木屋的方向前進。



「兵長,您回來了!」
「啊啊。」

將外套與立體機動裝置交給和阿爾敏一起出來迎接自己的約翰,里維邁開大步朝著屋內走去。

「艾連呢?」
「已經回收回來,現在在閣樓呼呼大睡呢。」約翰咋舌,用大拇指指著樓上的方向說道。

「是嗎。」

里維點頭,並朝著二樓走去。

打開門,也正如他所料,在艾連身旁的是一步也不敢離開的米卡莎。

「這傢伙睡了多久了?」
「…兩個小時。」
「…接下來就交給我,米卡莎你到樓下去幫忙準備晚餐吧。」
「不要。」

拒絕的反應也正如里維所料。

他嘆口氣。

「這個世界上不是只有艾連才是你的保護對象。」

他其實一直很猶豫,是否應該要這麼早就對眼前不過十五歲的少女說這麼複雜的事。
但是少女的性格其實就和艾連有著一定程度上的相似。

危險的傢伙只要施加了一定程度的責任就能降低風險,是過去艾爾文用在自己身上的策略。
就這樣拿來使用的話應該也沒關係吧。他突然想起那個一臉看似憔悴又看似瘋狂的友人。

「…我知道了。」

雖然不知道米卡莎究竟是怎麼理解自己的話,但是至少沒說出口的交待對方去休息的方法算是成功了一半。

里維將米卡莎拉開的椅子擺好,便坐在艾連的床邊,凝視著那張只有在睡著時才展現出青澀少年的面容。


剛才說給米卡莎的話,有一半也是在提醒自己。

他是調查兵團的兵長,身處於幾乎是絕對高層的位置,里維很清楚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受到所有人的放大檢視。


他的保護對象是全人類,他的敵人是所有的巨人。


那麼,艾連又該被歸在哪一類?


他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居然會如此困難。


如果現在突然有人問他,還能不能對巨人化後暴走的艾連狠下殺手,他或許會迂迴性的回答這個問題。
他沒有辦法選擇對他來說可被稱之為無悔的一方。

他有時候會覺得或許成為像艾連一樣的存在也不錯。

就算是巨人,但是卻也還是個小鬼,隨便發洩情緒也沒有人會有任何意見,更不用在意那些世俗的枷鎖與目光。

里維知道自己這幾年的變化已經大到他有時候也會覺得不認識自己,但是時間是不會停止的。

而就在討伐巨人的過程中,是沒有所謂的能夠憐憫或者哀悼過去的時間的,最多也只是在部下臨死前,握住那雙充滿不甘的雙手,承接下那份未完的意志而已。

他已經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思考那些個所謂的悲傷。

於是即使是上一個被譽為是最強編成、跟隨了自己最久的一個班的成員,在任務中全數喪生,他也無法停下腳步為他們一一致哀。


就連一句抱歉都說不出口。


於是他想,如果能和眼前的小鬼一樣想哭就哭,想生氣就生氣的話,或許也不壞。

是否是所謂的大人的理由什麼的,里維無法清楚明白的說出來。
但是眼前的少年,確實是有著他已經失去而且無法回覆的『東西』。


就結果論而言,艾連‧葉卡的存在對他來說,一點一點的變得特別。

那麼眼前的傢伙是否又和她有著同樣的感覺呢?


一邊想著,里維突然覺得有些生氣。


「…只不過是個毛還沒長齊的小鬼罷了。」

他伸出手,彈了下艾連的眉間,卻沒想到手會被以為應該是睡著的人突然抓住。

「請不要對睡著的人做這樣的事啊,兵長。」艾連坐起身,抓著對方的手似乎沒有放開的打算。

「居然敢在長官面前裝睡,你的膽子越來越大了啊,艾連喲。」里維挑眉看著艾連,卻也沒有掙扎著要將手收回來的打算。「什麼時候?」

「對不起,兵長進來的時候我就醒了,但是因為太丟臉了,所以不敢睜開眼睛看您。」艾連撇過頭,離里維最近的臉頰上有著象徵難堪的紅暈。

「…你不就只是個莫名其妙哭出來的小鬼嗎?有什麼好丟臉的。」
「…就是這樣才丟臉啊。」

艾連苦笑著回答。

「我啊,其實已經很久沒有哭了,本來以為在這之後也不會隨便哭出來,但是今天想著兵長的事情,眼淚卻忍不住的又掉了下來。」

「…你這傢伙,實驗的時候給我專心一點啊,難道你忘記了我們是冒著多大的風險在做這些事情的嗎?」如果現在腰際有刀刃的話,里維覺得自己肯定會馬上削了這個趕著去死還差點把所有人都拖下水的混帳小鬼。

「對不起,我也知道自己這樣是不對的,但是我…」艾連的聲音被淹沒在突然又忍不住落下的大片淚水當中。而面對這樣的艾連,里維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才好,只能呆呆的看著他郁著放開自己的那隻手,胡亂的擦著不停的掉下來的眼淚。

「我…自從上次的牆外調查之後,就一直在想…為什麼…為什麼兵長沒有哭呢?」艾連一邊吸著鼻子,一邊努力的將幾乎是難以拼湊的話語盡可能的組織起來。

「兵長也是會生氣會難過會傷心的人類,但是兵長的責任這麼大,一定不能隨便示弱,那麼兵長到底什麼時候可以哭泣呢?」


原來,在你的眼裡,我也是『人類』嗎?


里維突然覺得自己好像開始了解了一些他一直弄不明白的東西。
他還是說不上來那是怎麼一回事,但是那感覺就像是鬆了一口氣,又像是有什麼特別的東西流進心底。


原來他對艾連‧葉卡來說,是這樣的存在。


那麼,你也來成為對我來說是那樣的存在吧。


「艾連。」
「是?」


里維沒有再說任何一句話,只是將艾連的頭突然往下壓在自己比對方略為矮小一截的肩頭上。
微熱的溽濕感,卻讓他覺得有些溫暖。

他不由得側過視線,望著有些陰鬱的天空。


「似乎會下大雨的樣子,艾連。」
「…是的,里維兵長。」


不知道為什麼,艾連也感覺到了自己的背上有著些許被沾濕的感覺。



兵長哭了嗎?



他想著,卻沒有問出聲。
因為受到自尊壓抑的那個人,是不會承認的。

那麼就將一切歸咎給無法解釋的雨天吧。

因為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雨,他們才突然成為了脆弱的愛哭鬼。




一切都是僅屬於他們的之間的,雨天期間限定。


(完)


*後記*

於是為什麼會出現這篇一共有兩個原因:1是親友說『你家的艾利好像都搞笑比較多』,2是最近不知為何看了一堆不是兵長哭就是艾連哭的充滿了肉的作品-D-

可是其實寫來寫去還是沒有辦法偏向其中一邊,整個就是很爽的寫成了兵長中心XDDDDD
真不愧是兵長廚末期啊我(驕傲)

不過確實啊,兵長除了在床上之外什麼時後才哭呢?
再堅強的人也總有軟弱的時候,那麼兵長那樣的時候又有誰在陪在他的身邊呢?
私心的還是覺得那一定是在小天使面前跟小天使身邊吧(笑)

不知為何如此相似的兩個人,即使互舔傷口也能夠成為彼此的慰藉。
那麼就這麼做吧。

下次還是希望可以寫個可愛的短篇w

最近少女mode大開,不寫更待何時XD







おまけ

「米、米卡莎你冷靜一點啦-」
「那個死矮子…果然還是應該要把他除掉…」
「他現在是你的長官耶不行啦!」
「…那只要他不是我的長官就可以了嗎?」
「…………欸?」
「艾連,你要等我,我一定會把你從那個死矮子的手上救出來的!!!」
「欸欸欸欸阿爾敏怎麼會變成這樣啊????」
「…我也不知道你們就不要再問我了而且現在的問題是那兩個人這麼公然的LOVELOVE我們該怎麼辦啊…」
「啊啊我今天晚上不想回去那個房間睡覺了…」
「約翰你說出了我的心聲…」
「咦大家怎麼都站在這裡啊啊難道是發現我又偷藏起來的白薯嗎?!!!!」
「誰知道啊還有莎夏!不是都告訴過你不要在做這種事情了不然會被兵長削後頸的嗎!!!!」
「欸欸欸欸欸-」

「喂,艾連,你們104期的傢伙都這樣嗎?」
「…不,基本上真的剛好就這群人是這樣的白癡而已。」
「…是嗎…」



腦洞104期萌え^q^
【 2014/01/09 】 テキスト 進撃の巨人 | TB(-) | CM(0)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