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我思故我在

愛情無關對錯,只在是否最後能牽穩那隻手,共度一生。
12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2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B(-) | CM(-)

[艾利] Fall in love, again:2. Love is addiction

*遲來的小天使生賀orz
設定此去
*建議背景音樂:宇多田ヒカル - 日曜の朝
*本文雖然是小天使生賀但是出場比率為兵長7:小天使3。

 
以上了解請往下進本文。

 
 
 
 
 

 
 
 
 
 
 
2. Love is addiction


時光飛逝或許是形容現況最好的單詞。


離艾連出發那天算起也已經快一個星期了。除了那天晚上之外,兩個人幾乎都是互相傳郵件比較多,剩下的就是也就是公事上的連絡,還有幾次簡短的電話會議。
而里維也差不多習慣韓吉和艾爾文天天投來的關懷的眼神,可以說是當作了日常生活中習以為常的一景也不一定。
就像從業務一課每天都會朝自己射來像是要殺人一般的眼神,但是今天似乎還沒有看到那個傢伙。


里維下意識的抬起頭,向整個辦公室掃視了一圈。


「課長?怎麼了嗎?」站在旁邊的佩托拉好奇的問,並隨著長官的視線也跟著看了一圈。
「…沒什麼。」里維淡淡的隨口答道,低下頭繼續確認等會要往上呈報的文件內容。


除了艾連出門的第一天在餐廳遇到過他的那兩個幼馴染,之後幾乎就都沒有碰到了。雖說業務範圍和部門職責原本就不一樣,但是偶爾還是會在走廊或者餐廳之類的地方碰到。


不過這幾天連個影子都沒有確實很奇怪啊…
算了,等會要是有碰到韓吉或者一課的人再問問看吧。


雖然是這麼想的,但是下午臨時被抓去開了一個長到讓人抓狂的緊急會議,里維一直到走出公司門口才想起了這件事。
正確來說,是看到兩位當事人才想起來的,而這兩個人似乎是刻意的在等自己。


「辛苦了,里維課長。」阿爾敏很快的從會客區的沙發站起身,朝著里維禮貌性的行了個禮。
「你們也辛苦了。」
「只不過是個矮…」一旁從頭到尾都不肯正面看自己的米卡莎話還沒說完就被阿爾敏摀住了嘴。


「話、話說課長怎麼會這麼晚啊?我看韓吉課長今天很早就離開公司了呢哈哈哈-」


「…業務部有些會議所以比較晚。」雖然里維對被人惡意相向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但是每次再看到一課的No.1業務被壓制著並且不斷掙扎的樣子,還是覺得很有趣。還有這個被稱為是研發部接班人的超級新人,阿爾敏‧阿爾萊特。說是新人卻也早就已經實習到跟老人一樣的了解公司內部運作加上和艾連之間的關係對里維來說也算是熟面孔。


「沒什麼事的話我要先走了,你們也早點回去吧。」里維看了下時間,時針快要指向九點的發現讓他有些不耐煩的想要離開現場。


「啊啊課長,請等一下。」阿爾敏有些慌張的從袋子中拿出一個信封,遞到里維面前。「老實說這應該是要拿給艾連的,不過他現在出差了所以就拜託我直接拿給課長。」
「啊?」里維皺著眉,有些遲疑的收下那個有些鼓脹的信封。
「那麼就這樣,我和米卡莎就先走…欸欸米卡莎妳在做什麼啊?!」終於達成親友交托的事情,阿爾敏想著這下終於可以回家的時候,卻發現原本站在旁邊的米卡莎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里維面前,故意用著向下俯視的方式和對方對看著。


「喂,阿卡曼,你又是什麼意思?」里維瞇眼,仰頭看著米卡莎,老實說他並不討厭比自己高大的女性,但是他卻很討厭這種濫用身高優是故意要製造壓迫感的方式。


「艾連…現在幸福嗎?」


「蛤啊?這個問題你自己不會問他嗎?」米卡莎突如其來的問題讓里維根本摸不著頭緒該怎麼回答。
「和他在一起的人是你,你應該要回答得出來才對。」而米卡莎的聲線則一如以往的平靜,只是里維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在那樣的安穩下所隱藏著的偏執。
「…我又不是那個傢伙的保姆,怎麼可能什麼都知道。」
「所以我才說你這個死矮子不值得艾連付出。」
「你說什麼?」


再怎麼忍讓也是有極限的,里維的表情在米卡莎像是挑釁般的話語下頓時變的深沉,聲音也變得比平時還要有壓迫感,彷彿像是下一秒就要把整個大廳拆了一樣的震撼著周圍所有經過的路人。


「啊啊米卡莎好了啦!回家了回家了!」就在兩人之間的氣氛緊繃到最高點的時候,阿爾敏適時的介入並用力的將米卡莎拖走。
「放開我!阿爾敏!我今天一定要…」被帶向門口的米卡莎一路上仍舊不斷的掙扎著。


「我們不是已經跟艾連說好不插手他們之間的事嗎?!米卡莎!」


這句話才剛說出口,米卡莎便停止了反抗。她先是看了看阿爾敏,接著又回頭瞪了里維好一陣子,才像放棄似的放鬆了肩膀。
而里維則被搞得越來越搞不清楚狀況。


「喂,阿爾敏,你說的不插手到底是什麼事?艾連他說了什麼了嗎?」他突然有種自己似乎被疏遠的惆悵感,而在那之上還感覺到了些許憤怒。
「呃…」阿爾敏其實也知道自己失口說出了不該說的話,但是話既然說了也收不回來了。他想了想,並轉過身子,看著一臉困惑的里維。
「身為局外人,我和米卡莎是不適合對課長和艾連之間的事說什麼的。但是艾連是真的很重視課長,只有這件事請千萬不要誤會了。」他說道。


「剩下的,就請課長從那個信封的內容去發現吧。」




所以現在到底是怎樣?每個人都要把我當作遲鈍到國寶級的稀有動物來對待嗎?


從昨晚開始就越想越生氣的里維,現在正背著一個輕便的行李袋,站在郊外的一處公車站,等著一個小時才有一班車的鄉間公車,臉色臭的連旁邊一同等車的路人都忍不住劃開一個相對安全的距離,就怕不小心掃到不知道會從哪裡刮來的颱風尾。


至於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奇妙的地是有原因的。


里維昨晚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個很可疑的信封拆開,從裡面倒出了一張地圖、一份旅館預約券,和兩套來回新幹線車票。拿起手機想要打電話問個清楚的時候,稍早在自己搭電車時漏看的郵件讓他停下了撥打國際電話的動作。


『里維先生,我想阿爾敏應該已經把被我拜託的東西交給你了。本來是想給里維先生一個驚喜的,但是既然都變成這樣了,就請里維先生好好的享受一下吧。

PS 既然我不能去了就請里維先生再找一個同伴一起去囉。請好好享受這趟旅行吧。』


雖然他當下也想過問問艾爾文是否有時間,但是最後他還是選擇了自己一個人出發。至於為什麼他也說不上來。


搭上了公車,里維選擇了最後一排靠窗的座位坐下,行李隨意的丟在身旁,他靠著窗,有些悠閒的凝望著不斷變換的田野景色。


那傢伙是什麼時候做了這種安排的?明明就是朝夕相處的兩個人卻仍舊有些彼此不了解的秘密,里維突然有種新鮮卻又寂寞的感覺,也對之後對方還安排什麼樣的驚喜感到一絲的期待。




****




艾連預定的是一間在山上有悠久歷史的溫泉旅館,從房間的窗戶望去能夠看見一大片美麗山景,蓊鬱的樹林、配合著季節盛開的野花和不時傳來的鳥啼聲,這讓里維忍不住向帶自己到房間的女將詢問起自己那個不能來的同伴是何時做的預定。然而對方一時也無法回答出準確的時間,里維也就沒有再繼續深入追問下去。


經過接待人的介紹,里維趁著晚餐之前到附近一條小有規模的商店街晃了一圈。他原本以為會沒有什麼遊客,但是卻意外地發現這條街附近的溫泉旅館其實也不少,和他一樣出外來打發晚餐前的等待時間的人自然也比他想像中要來的多。周圍兩邊的店家所提供的紀念品和土產禮盒也充滿了各式各樣不同的種類,里維也適當的挑了一些作為下週帶到辦公室的慰勞品。


至於能在房間裡就泡到露天溫泉這點大概是讓里維在這趟旅程中最滿意的地方,雖然自己已經做好了可能要到大浴場的心理準備,嚴重潔癖的個性還是讓他在心裡的某個角落有著一絲顧慮,而眼下的這種安排則讓他徹底了享受了一回極為放鬆的泡湯並洗去了今天整天的疲勞。晚餐的部分當然也是無話可說,新鮮的食材搭配簡易的烹調手法,讓平常對吃並不挑剔的他也忍不住的在心裡讚嘆。


一切的安排都像是為自己量身訂做一般的細心,甚至讓人能夠感覺的到完全是將自己所想要的放在了一切的第一位,所以從旁人來看,自己果然是被極盡寵溺著的那個人吧。里維這麼想著的同時,一邊有些慵懶地靠在椅子上,拿著溫熱的清酒望著深夜的月色發呆。


他稍稍有些理解了昨天阿爾敏和米卡莎想要表達的事。


『因為煩死人的傢伙不在所以才有時間開始想這些有的沒的』這樣的藉口,里維從來就連想都沒想過,只是或許一切都似乎太過自然到不小心有些遺忘了或許有時候那傢伙也是需要一些獎勵的。


…不過晚上自己那種付諸身體力行的床上運動應該也算是一種吧。
突然意識到自己腦中閃過的旖旎畫面,里維感覺到自己的臉上熱了起來。


艾連現在又在做什麼呢?這個時間應該差不多也到午餐時間了吧。他一邊想著,一邊拿起手機按下了撥號鍵。
和平常一樣,不到三聲,便出現了他所期待著的男中音。


『喂?啊是里維先生嗎?』
「我還沒出聲你就知道了…還真是厲害啊。」里維出自內心的感嘆。
『嘿嘿只要是跟里維先生有關的事,我什麼都知道喔。』
「…不要把智慧型手機的來電顯示功能講的像自己的特殊技巧一樣誇張。」
『欸欸就讓我自滿一下嘛~』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只要艾連用這種撒嬌的口吻說話時,里維就會特別有種想要出手揍人的感覺。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不要在意,並試著將話題帶往另一個方向。


「我現在在你預約的旅館。」
『啊啊太好了,我還擔心里維先生會嫌麻煩不想去了呢。』
「既然你都預約好了,不來很浪費吧。」
『那倒也是呢,那是跟誰一起去的呢?』
「只有我。」
『是嗎只有…欸欸欸欸里維先生你自己一個人去嗎?!』電話那頭原本輕鬆的聲音突然變得有些錯愕般的驚慌了起來,里維原本還不錯的心情頓時也有些被影響。
「你那種驚訝的口氣是什麼意思啊…」他有些不滿的反問道。
『不不我還想說你會找艾爾文部長之類的人一起去的…老實說是真的很驚訝啊。』
「…也沒什麼,只是想要自己一個人而已。」


『這樣啊…』艾連的聲音中雖然還帶著一絲驚訝,但是似乎還有些開心,而里維也在那一瞬間感覺到了艾連似乎有些放鬆的感覺。


這種明明就很在意卻還是要假裝不在意的部分果然還是很像小鬼,里維想著。


「…你什麼時候預約的?」
『嗯…年初的時候吧。那幾天新年在家裡看電視的時候,不是剛好有一個介紹夜景的節目嗎?我看里維先生好像還蠻喜歡的,就擅自做決定了,想要在白色情人節的時候兩個人一起去。』艾連的聲音變得有些緊張,『里維先生不喜歡嗎?』
「…還不錯。」一口喝掉已經有些微涼的日本酒,里維的唇邊露出了連自己都沒有發現的微笑。「酒不錯喝,景色也很好。」
『里維先生喜歡就好。』緊繃著的聲線一下子鬆懈了下來。里維甚至可以想像艾連拍著胸口喘氣的樣子,有種想要嚇嚇對方的念頭油然而生。


「但是感覺上還是少了點什麼。」


『欸?等等!少了點什麼是什麼啊?』
聽著電話那頭又開始變得緊張的聲音,里維的笑意跟著加深。
「艾連喲,下次再預約一次吧。」
『啊?再預約一次?里維先生你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好嗎?那我們就再找一家更好的…』


「…你這次沒有辦法來的份,下次一起來補過吧。」


明明就只是一句普通的安慰,為什麼從自己的嘴裡說出來就感覺特別的不好意思呢?
里維看著已經空了的酒杯,決定將一切都歸咎維其實是酒精作祟的關係。


『…是,里維先生。等我回去以後,再一起去一次吧。』而電話那頭的艾連似乎也終於聽懂了自己話中的意思,輕笑著應答。
「嗯。」
『說到難得的溫泉旅行,有一件事我還蠻想嘗試看看的。』
「怎麼?你還想做溫泉蛋嗎?真是個小鬼啊。」里維一邊回答一邊笑出聲,但是對方的回應卻讓他羞恥的差點從椅子上跌下來。
『說的也是,在熱呼呼的浴池裡把里維先生做成好吃的溫泉蛋也是個不錯的建議。』
「你那顆腦袋裡到底都裝了些什麼莫名其妙的東西啊!!!」
『欸我只是順著里維先生的話說而已啊…怎麼這樣誤會人家啦…』
「…夠了,我要掛了。」想起上週似乎也發生過類似的場景,里維臉色陰沉的準備按下結束鍵。
『等等等等,里維先生對不起啦都是我不好啦不要掛啦-』
「說對不起有用就不需要警察了。」
『欸欸怎麼這樣-』


電話那頭的哀嚎聲讓里維忍不住長嘆了一口氣。他一邊換手拿著那隻已經講到有點發燙的智慧型手機,一邊在心裡感嘆著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這麼縱容這個任性的小鬼。


「還有什麼想說的快點給我說完,我累了想睡了。」
『啊說的也是呢,日本現在都11點了。』
「知道就快點講一講。」
『…里維先生真是沒有情調啊…雖然這樣也是很有魅力就是了。』
「…艾連啊,你那顆沒什麼營養的大腦有多欠調教我已經很淒楚的知道了。」這種聽不出來到底是褒還是貶的話語讓里維用力的握緊了拳頭,指關節喀喀作響的聲音同樣清楚的傳到了遙遠的歐亞大陸另一端。
『呃只有這個就請饒了我吧…』艾連乾笑著求饒。


『其實…我只是想要跟里維先生一起手牽手走在溫泉大街上啦…』


「……你的腦袋到底都是什麼做的啊……」突然之間腦袋裡呈現了一個太過溫馨粉紅的畫面,里維差點想要躲進棉被裡把頭整個藏起來。
『欸欸好過份!人家我可是很認真的耶!』
「…給我停止用那種少女式的口氣說話,艾連‧葉卡。」里維有種血壓突然上升到臨界點的衝動,緊握著手機的手差點把用力過度把手機捏碎。
『可是我真的是很認真的想跟里維先生一起手牽手逛溫泉大街。』
「就是這樣我才說小鬼…」


『想和喜歡的人一起快樂的享受假期,想到處炫耀自己的戀人有多出色有什麼不好?』


艾連一如以往的直球攻擊讓里維再次陷入另一種沉默。


『里維先生?你生氣了嗎?』對話那頭原本還很有氣勢的聲音突然一下子變弱,像是有些後悔剛才的質問般的小心翼翼。
里維嘆了口氣。


「艾連喲,你應該知道兩個大男人手牽手走在路上,會有多麼醒目。」


他知道,而他相信艾連也同樣很清楚那代表了什麼意思。這和只是兩個人一起旅行或者出門看個電影什麼的意思是不一樣的。雖然兩個人在一起已經三年,認識的時間比那更久,對里維來說,他仍然希望能夠讓艾連在將來還有一個喘息的機會。


他原本就不是那種會在意別人目光的人,在傭兵時期他早已經過習慣了接受他人異樣眼光的生活。但是艾連不一樣,他有著一份好的工作,重視他的家人,還有重要的友人們,他還有很多機會去追求一些更好的未來。


有時候,當他想著為什麼這個相差10歲的小鬼會這麼固執的堅持非自己不可,他對自己那複雜的一面感到可笑的時候,也同樣對原來自己也開始感到害怕失去對方的另一面而畏懼著。


原來他也有這麼膽小的一面。


『可是我一直覺得能和你相遇是我這輩子最幸福也最幸運的事喔,里維先生。』再次從聽筒那端傳來的艾連的聲音,有些輕柔,又帶了些深情,讓原本已經沉入自己思緒的里維不由得抬起頭,想要仔細聆聽青年還沒說完的話。


『或許就像里維先生說的,我還只是個小果,經歷過的事情也沒有里維先生多。』聲音頓了頓,『即使是這樣,我也希望能做些什麼來讓里維先生也感覺到和我一樣的幸福。』
『牽手什麼的也只不過是一種形式而已,如果里維先生你不喜歡的話我就不做。但是只有這件事情請你一定要記住-』


『不論發生了什麼事,我都一定會保護里維先生的。』


青年認真誠懇的聲音,讓里維有一瞬間的錯覺以為他就坐在自己對面,用著當年告白般的嚴肅表情向自己許下那句不知道已經重複了幾次的魔法話語。


果然還是敵不過他啊。里維想著的同時也忍不住的笑了。


「…我知道了,等你回來就這麼做吧。」
『…耶?』而電話那端的艾連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
「一起牽手逛溫泉大街吧,應該還不錯。」
『欸?耶可以嗎?真的可以嗎?里維先生您沒有勉強自己吧?!』
「再問就算了。」
『欸不行!我要我要!』


聽著艾連開心的聲音,里維似乎也被那種快樂感染了一樣,他將視線拋向有點遙遠的夜空,看著窗外那彎讓人想要祈禱些什麼白色月牙。


下次旅行的日子,能趕快到就好了。
吶,艾連喲。


(待續)

中場預告:如果趕完作業我的肝還沒事的話就會好好在本週交出第3章......orz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