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我思故我在

愛情無關對錯,只在是否最後能牽穩那隻手,共度一生。
12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2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B(-) | CM(-)

[白黒]You are my faith 6

相關設定:http://tgfugenjp.blog84.fc2.com/blog-entry-125.html


6.

瞇著一雙藤色電眼,人魚王國的皇子殿下享受著午後和煦的陽光。

來到岸上之後每天幾乎都是這種安穩的生活。

皇子殿下優雅的執起刻著優雅花紋的茶杯,滿意的啜飲了一口美味的紅茶之後,伸手切下一口大小的布朗尼。

「魯魯修少爺,我可以請問您一個問題嗎?」
『嗯,可以啊,咲世子。』

剛入口就散發出巧克力特有的可可豆香味,讓心情好的魯魯修忍不住又切了一塊犒賞自己精湛的手藝。



「您和朱雀少爺,打算什麼時候才會成為情侶關係呢?」
『什⋯嗚!』

咲世子沒由來的問題讓魯魯修才剛含進嘴裡的布朗尼一個不小心的滾到喉頭,連咬都還沒的異物頂著喉嚨深處的感覺讓魯魯修難過的捶著胸口,罪魁禍首的咲世子也趕緊伸手幫忙拍著魯魯修的背,讓今天第二度遭受生命危險的樞木家的美麗食客能盡快擺脫威脅。

「真是太危險了,魯魯修少爺。」
『⋯⋯』這個家的人今天是怎麼了,終於對食客感到厭煩了嗎是這樣嗎?!

現在已經能夠精準控制心靈感應的魯魯修在心中忿忿的吶喊著。

但是從小受的皇室教育仍然讓他無法對眼前的女性怒吼,更何況對方真的不是故意的。

『⋯為什麼咲世子妳會這麼想?』
「哎呀,難道是我搞錯了嗎?」
『雖然我不知道妳想到了什麼,不過我想應該是搞錯了。』
「這樣啊⋯⋯」

雖然還沒搞清楚狀況,不過誤會看來已經解開的樣子,讓魯魯修忍不住呼出一大口氣。

「所以意思是兩位早就在一起了這樣嗎?」
『⋯到底是搞錯了什麼變成這樣啊⋯』

咲世子突然之間的跳躍式思考讓魯魯修的太陽穴開始隱隱作痛。他伸手輕揉著發疼的穴道,精緻的眉間皺成了一道小山。

「嗯⋯因為兩位之間的互動親密的讓人很難不以為兩位的關係是情侶。」
『⋯看來我得找機會好好跟朱雀那笨蛋好好談一下了。』
「啊啦?為什麼呢?」
『為什麼⋯除了不想再造成沒必要的誤之外還會有什麼?』
「但是魯魯修少爺討厭和朱雀少爺這樣的相處方式嗎?」

咲世子的問題讓魯魯修陷入了一陣有點長的沉默。

『⋯不討厭⋯』
「那就太好了。」

結果到最後他還是沒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而咲世子也因為必須開始準備晚餐而離開了中庭。

和朱雀之間的關係,說是單純的寄住關係也的確只是這樣,正確來說其實是兩個人從來都不曾針對這個問題討論。

除了家人以外,能夠讓魯魯修放下警戒的人,朱雀並不是第一個。

但是即使如此,朱雀也是特別的。

在一起的時候感覺安心,即使只是一點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就連癡話喧嘩在兩個人之間也是十分珍貴的時間。

為什麼會如此特別,就連魯魯修自己也不知道。

至少現在,他還不想去想。

「魯~魯~修!」
『呀啊啊啊啊!!!!』

才剛想到了朱雀的事,背後馬上就傳來了對方的聲音,而且更讓人驚嚇的是突然抱住自己的那雙手,讓原本還在遙遠的思緒中的魯魯修不由得在腦中大叫著。

「哈哈,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嚇你了。」
看起來也知道自己做了不好的事的朱雀不好意思的笑著,並伸手接住魯魯修用力砸過來的茶杯。

『沒事從別人後面出現是要嚇死誰啊!』
「對不起嘛,我只是看你好像在想事情,不好意思打擾你,就想說給你一個回家的擁抱這樣,沒想到還是嚇到你了。」
『無聲無息的是怎樣不會嚇到人啦!』
「嗯,嚇到你了,對不起,魯魯修,可以原諒我嗎?」

將茶杯還給魯魯修時,朱雀那雙翡翠色大眼中閃爍著反省的淚光看著他,褐色的自然卷上彷彿像是出現了下垂的狗狗耳朵,再加上有些那聽起來有些不安的聲音,讓原本真的很火大的魯魯修的怒氣一時之間也不知該從何發洩。

『⋯沒有下次了。』

沒好氣的接過茶杯,魯魯修的聲音中很明顯的少了一半的怒氣。

『⋯不坐嗎?」
「嗯。謝謝你,魯魯修。」

朱雀笑著在魯魯修的對面坐下,這種前後時間差不到3分鐘卻能夠迅速展現爽朗笑容的方式,是另一個讓魯魯修至今仍無法理解的謎。

『話說回來,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就會來了?終於被開除了嗎?』
「真過份啊⋯再怎麼說我也是帝國最強的圓桌騎士其中一個的說⋯」
『看起來很閒也是實力之一嗎?』
「嗯⋯軍人可以閒置的話,應該真的可以算是實力吧?」
『⋯我沒有在誇獎你。』
「嗯,我知道。」

朱雀笑了笑,端起面前魯魯修順手沏給自己的茶,滿足的瞇著眼聞著一如以往的大吉嶺的香氣。

「能夠像現在這樣和平的和魯魯修一起喝茶、聊天,我覺得真的很幸福。」

『⋯⋯所以說,這麼不害臊的話倒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啊⋯⋯』

撇過頭,魯魯修像是自言自語般的一邊接話一邊喝茶。

朱雀也只是笑著,沒有再回答任何一句話的享受著難得的悠閒。

時光沉默的在兩人周遭流轉著,象徵一天即將結束的落日餘暉一如既往的在遙遠的地平線宣示著存在,而週遭的鳥兒早已忙碌的準備歸巢,那有些熱鬧的聲音讓魯魯修抬起頭想看個究竟,卻不經意的看見朱雀眺望著遠處、有些寂寞的樣子。

魯魯修知道的,那個朱雀眼神方向的焦點最後聚集的地方的名字。

—『日本』,那是朱雀所來自的遙遠東方的故鄉的名字。

以人類的科技來說,要回日本並不是那麼困難的事,特別以朱雀的情況來說更是如此。直屬不列顛皇帝的圓桌騎士在接受敕命之後,在世界各地跑來跑去是常有的事,所以如果想在途中開個小差溜達的話,方法多的是。

即使如此,聽咲世子說,朱雀自從七年前做為交換學生來到不列顛之後,一次也沒有回去日本。彷彿就像是捨棄了一切而踏上這片陌生的土地,家人甚至朋友,似乎也已經不再與他有任何關連一樣。

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拋下一切的,魯魯修無從得知,就連一個簡單的詢問都覺得十分困難的自己在這時就顯得十分沒用。

而每當朱雀露出那種寂寞的眼神時,他的心也會跟著絞痛。很想為他做些什麼,包括那些有些讓人惱火的小缺點也是,只要能讓眼前那雙翡翠雙眸不再出現那樣難過的表情,他願意為去做任何事。

—只要是為了朱雀。

「⋯我的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咦?』

不知不覺中自己居然看著朱雀出神,在朱雀投來的眼神下終於意識到自己剛剛做了什麼讓人不好意思的事,魯魯修趕緊轉過頭。

「啊咧?魯魯修你的耳朵都紅了喔?沒事吧?」
『你、你、你看錯了吧!是夕陽的關係啦!』
「是嗎?」

如果再這樣逼下去,自尊心高的魯魯修肯定會腦羞成怒。經過了三個月,多少也掌握到對方個性的朱雀識趣的沒有繼續向下追問。接著他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那個,魯魯修,其實我今天會提早回來,除了工作確實告一段落,是有其他原因的。」
『我想也是。』

魯魯修毫不意外的聳聳肩。

「其實今天晚上,我有兩個同事會來家裡吃飯。」
『喔,圓桌騎士的嗎?』
「嗯,可以的話我是希望你也可以一起出席⋯」
『欸?』

突然的邀請讓魯魯修有些驚訝的看著朱雀。

『⋯你知道我不能說話吧?』
「嗯。」
『那為什麼還希望我出席?』
「⋯因為我們的事不小心被發現了,耶嘿★」

「⋯⋯⋯⋯⋯⋯⋯⋯哈?!!!!」
【 2016/01/31 】 テキスト ギアス - You are my faith | TB(-) | CM(0)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